当前位置: 首页 > 案例评析
被告人方某甲、方某乙集资诈骗案
——集资诈骗罪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区分
作者:刑事审判庭张志强  发布时间:2016-08-23 13:15:09 打印 字号: | |

     案号:(2015)沈铁西刑初字第00733号

     审判长:杨晓满   合议庭成员:张志强(主审)  郭永红

     书记员:王瑞琪 

关键词   集资诈骗罪  非法占有目的  诈骗手段

裁判要点

集资诈骗罪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在客观行为方面往往表现得非常类似,特别是在被告人成立投资担保公司,为第三方公司融资的案件中,都表现为对不特定多数人公开宣称投资可获得高额回报,从而吸引公众投资。所不同的是,在集资诈骗罪中,被告人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公众投资款的目的,客观方面通常表现为向投资人提供伪造的三方融资担保合同,虚构为第三方募集资金的事实。而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案件中,被告人往往系没有从事金融行为资质的主体资格,但对吸收公众的存款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能够按照真实的投资用途使用资金。在本案当中,二被告人对外宣称为第三方公司融资,但第三方公司对此予以否认,经鉴定,二被告人向投资人所提供的合同均系伪造的合同,投资款项也没有真实的转入第三方账户中,而是用于偿还二人从他人处承兑公司,以及公司装修、日常花销等方面,从而能够证明二被告人在主观上对投资款项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采取了诈骗的行为骗取公众投资,因此能够认定二被告人的行为系集资诈骗的行为。法院认为检察机关指控二被告人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罪名不妥,依法予以纠正。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一百九十二条

案例索引

一审:沈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2015)沈铁西刑初字第00733号(2016年3月18日)。

基本案情

沈阳市铁西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4年8月至11月期间,被告人方某甲从蒋某某(另案处理)处收购辽宁银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沈阳市铁西区兴顺街240号)并任法定代表人,未经有关部门依法批准,以上述公司作为保证人,向社会公开宣传为其他公司募集资金并承诺予以高额回报。经审计,被告人方某甲向李某某等23名被害人非法吸收存款共计人民币290万元。另查,2014年10月10日至11月期间,被告人方某乙进入上述公司参与非法集资活动,该期间内吸收存款共计人民币181万元。

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方某甲、方某乙共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数额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均应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追究刑责,系共犯。

被告人方某甲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亦无辩解。

被告人方某乙辩称,其不是公司的管理人员,不负责公司的事务,不知道公司经营状况。

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方某甲、方某乙系父子关系,二人经预谋后从河南来到沈阳,由被告人方某甲担任辽宁银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辽宁银邦公司)法定代表人,并实际经营该公司。自2014年8月至11月,被告人方某甲、方某乙未经有关部门依法批准,以该公司作为担保人,向社会公开宣传为洛阳市自由之光酒店管理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洛阳自由之光酒店)募集资金,并承诺回报高额利息,使用伪造的洛阳自由之光酒店印章与被害人签订了虚假的项目投资管理合同,向社会公众非法集资共计人民币290万元。

2014年12月5日,被告人方某甲在被公安机关抓获前,通过电话告知被告人方某乙将由其保管的印章等相关物品予以销毁。

裁判结果

沈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3月18日作出(2015)沈铁西刑初字第00733号刑事判决:

一、被告人方某甲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二、被告人方某乙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三、责令被告人方某甲、方某乙共同向23名被害人退赔赃款共计人民币二百八十一万六千二百八十五元。

宣判后,二被告人未提出上诉,检察机关未提出抗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被告人方某甲、方某乙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共同采取虚构集资用途,签订虚假的投资担保合同及盖有伪造印章的融资合同,并以高额回报作为诱饵的诈骗方法骗取社会公众资金归个人,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集资诈骗罪,系共犯。

对被告人方某乙说称其并非公司负责人,法院经审查认为,被告人方某甲供述、证人林某某等人证言均证实方某乙到辽宁银邦公司工作,平时负责管理第三方公司合同及印章,在方某甲不在公司时负责管理公司事务,能够认定被告人方某乙系公司经营人之一的事实。

对公诉机关指控二被告人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法院生效裁判认为,在本案的犯罪主体上,二被告人所经营的辽宁银邦公司不具备省政府许可的从事融资性担保机构的业务资格;

在客观方面,二被告人以向第三方公司洛阳自由之光酒店投资获高额回报为诱饵向社会公众集资,第三方公司洛阳自由之光酒店证实其从未与辽宁银邦公司签订委托借款协议,从未将合同章、法人章借予他人,被告人方某甲供述称与被害人签订的三方融资担保合同、洛阳自由之光酒店的合同章及法人章均系其找人伪造,案发后,被告人方某甲告知被告人方某乙将第三方公司合同及印章销毁,亦证实了印章及合同系伪造,以及被告人方某乙明知合同及印章系伪造的事实。

在主观方面,二被告人对外宣称为第三方公司融资,但第三方公司证实从未收到辽宁银邦公司吸收的投资款项,而被告人方某甲供述了其将吸收的款项用于支付给蒋某某收购公司的费用,以及偿还个人债务和公司日常经营,结合被害人提供的POS机刷卡小票及被害人提供的汇款凭证等证据,能够证实二被告人具有非法占有集资款的主观目的。

故法院生效裁判认为,被告人方某甲、方某乙主观上明知其吸收的款项并未真实的用于给第三方公司融资,而是用归个人使用,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采取了提供虚假合同、隐瞒事实真相的诈骗手段,骗取不特定多数被害人投资,其行为符合集资诈骗的罪的构成要件。故二被告人均应构成集资诈骗罪。

对于二被告人的量刑,法院认为,二被告人共同集资诈骗,数额特别巨大,现不能退赔赃款,给被害人造成极大的经济损失及至精神痛苦,酌情对二被告人予以从重处罚。

案例注解

本案系一起典型的民间成立融资担保公司,吸收公众存款,造成巨大损失的案例。此类案件往往涉及人数众多,涉案价值巨大,一经发生,往往给被害人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加之此类案件的最终受益人多数在外地,甚至部分行为人身处国外,给公安机关的侦查取证造成巨大的困难。在本案中,公安机关就被害人的投资款项未能明确查明去向,给本案的最终定性造成一定困难。

本案争议的焦点在定是认定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还是构成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是指违反国家有关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行为,侵犯的客体是国家的金融管理制度,客观方面表现为非法向社会公开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的行为。而集资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较大的行为,侵犯的客体是国家金融管理制度以及公私财产的所有权。前者在主观方面不具有非法占有投资款项的目的,而后者在主观方面则明确要求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最高院在《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4条列举了可认定为非法占有为目的八种情形。应当注意的是,《解释》所列的八种以情形均需要相应的客观事实以及客观证据予以证明,因此在司法实践中,除了认定行为人实施诈骗手段行为之外,还需要认定行为人主观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另外,此类案件的参与人员结构较复杂,第一种情况是公司的实际经营人A从成立人B处承兑公司,而承兑款项均是从投资款项中支付给成立人B,成立人B收到款项后往往无法找到,从而无法查实相应资金去向;第二种情况是A成立公司后作为公司股东,将公司交给B经营,每月给B相应工资,但收取的投资款均归A所有;第三种情况是A与B共同成立公司并作为公司股东,由A实际经营公司,B不经营公司,但指派其亲属或朋友到公司任高管一职,收取的投资款归A或B所有。上述三种情况增加了此类案件的认定难度,还需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例如第二种情况中的B,每月仅获取固定工资,既未参加公司的成立,也未实际取得投资款项,以集资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显然是不合适的。

 

责任编辑:于潇璇